文字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Boss太嚣张:老公,结婚吧 > 章节目录 1627第1627章春风吹落樱花飞4

章节目录 1627第1627章春风吹落樱花飞4

推荐阅读:水笔战记魔图超级寻宝仪英雄联盟之最强保镖阴阳神医无极真仙鬼妾极品逍遥宋帆超级魂淡环评师

    肖莫出事后的第三天,夏初晴恍恍惚惚回到了沈氏集团,回到了办公室。八一?中?文网?W?W?W㈠.?8?1?Z㈧W?.COM

    桌子上的一切都还是之前的模样,不经意间,她已经十几天没有见到他了。

    他的办公桌上甚至还摆放着那瓶绢花,是年三十的时候买的,依旧美丽。

    她神情恍惚地坐在了他的办公椅上,翻开他的文件夹。

    上面有他亲手写的批注,有他做的记号,仿佛就连文件夹上都还带着属于他的气息,那浅浅的薰衣草香。

    “肖总……”夏初晴呢喃自语,目光涣散。

    看着看着,她又哭了。

    哭完后,她写了辞职信,她想离开沈氏。

    这里的每一个地方都还带着属于他的味道,她真得怕触景生情,离开后,她会回a市的。

    是她害死了他,如果没有她,他一定会像从前那样,还是那个意气风的肖总,指点江山。

    她心不在焉地工作,心不在焉地写了辞职信,她准备第二天交给秘书长。

    戒指她一直都戴着,她想,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摘下来了,就当是对她一辈子的惩罚。

    但,就在她触碰到肖莫的电脑时,她好奇地点开一个叫“QIng”的文件夹。

    和她的名字一样……

    一点开,满屏幕的回忆……

    竟然全部都是她的照片,在薰衣草地里。

    大片大片的薰衣草,漂亮的紫色,衬托着她的连衣裙。

    有她笑着的照片,有她默默沉思的照片,也有她低头走路的照片,总之,全部都是她。

    这些照片,她一直都没有见过。

    她想起,他当时是带了相机的。所以,这些照片都是他当时拍的,然后一直存在电脑里的吗?

    傻子,这个傻子!

    “肖莫……”她再一次掩面哭泣,泣不成声。

    一直熬到了快要下班的时候,她如坐针毡,完全没有心思工作。

    手机响了,一个陌生号码。

    “夏小姐,有空吗?”是姚鸿铭。

    夏初晴一愣:“姚先生?”

    “是我,好多天没有找你,你上次问我的事,我帮你查了,你要是有空的话,晚上一起吃个饭?”

    姚鸿铭还不知道肖莫的事,他只是听得夏初晴的声音有点不对劲。

    “还有意义吗……”夏初晴喃喃自语,目光迷离。

    “什么?”姚鸿铭一头雾水。

    “好……就在集团楼下的咖啡店吧,我现在就可以下去……”夏初晴语气悲凉。

    姚鸿铭听着诧异,连忙问:“夏小姐,你哭了?”

    “没有。”夏初晴擦了擦脸。

    “那好,等会儿见。”

    挂上电话,夏初晴对着镜子擦去泪痕,可是再怎么擦,眼睛都是通红的。

    咖啡店里,姚鸿铭见到夏初晴的时候一愣。

    夏初晴表情很恍惚,眼睛也没有任何神采。

    上一次见到姚鸿铭的时候还是下雨天,她真得不知道肖莫提前从德国回来了,如果她知道,她一定不见姚鸿铭。

    那一天,他一定是想给她一个惊喜的。

    他说过,他已经在餐厅订好了位置,他是想向她求婚的吗?

    “夏小姐,你怎么了?眼睛红通通的,哭过?”姚鸿铭关心地问道。

    夏初晴见姚鸿铭还不知道肖莫的事情,她没有多说,只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被一个上司骂了。”

    “是肖总吗?”姚鸿铭笑道,“他教训人的时候我是见识过的,比我厉害多了。”

    “我倒希望是他……”夏初晴淡淡道,目光落在一面墙上。

    她真的希望,他还能走到她的面前,骂她也好,打她也好……

    姚鸿铭见夏初晴的情绪不太对,没有再多说,他还以为夏初晴和肖莫是闹不愉快了。

    “夏小姐,你上次让我帮你查的事,我都查清楚了。”姚鸿铭切入正题,“是这样的,肖总确实去过监狱,还去过很多次。”

    夏初晴不语,目光落在了姚鸿铭的脸上,默默等着他的下文。

    姚鸿铭干脆一口气说完:“不过,肖总不是去做坏事的。您的父亲被人举报后,纪委到了a市暗访,那段时间,肖总跑了很多趟a市。当然,那都是三年前的事了。”

    “您父亲犯的错误,如果要判的话,至少是十年,但因为肖总跑了很多趟市政府,又打点了无数关系,才简短成了四年。”姚鸿铭道,“我还是很佩服肖总的,这种事,如果不是尽心尽力,将您的父亲当成自己的父亲来办,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就算交给我,我估计我也办不到。”

    “但肖总做到了,他还特地让人将您的父亲关押到c市这边的监狱,这是为了能经常去摸一摸监狱的情况。只要有机会,他都会争取替您父亲减刑的。”

    夏初晴再一次愣住了,一下子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原来,这就是真相吗?

    她当时就觉得,昔日父亲的好友哪个对夏家不是唯恐避之不及,她的父亲又怎么会只判了四年呢。

    只不过,她当时没有多想,只当是法律开恩。

    就连她的母亲,也显然不知道这件事。

    原来,是他……

    “这些年,肖总确实跑了很多趟a市,费心费力,但在他看来应该是值得了。”姚鸿铭道,“哦,对了,你父亲刚出事的时候,没有任何媒体报道,你也被瞒了两年多,这些,其实都是肖总做的。”

    “你的意思是,是肖莫故意封的消息吗?”夏初晴的情绪很激动。

    “嗯,我问过知情人了,不是别人,正是你从前的邻居宋衡。”姚鸿铭道,“肖总当初全面封锁了消息,就是为了让你安心学习,不打扰你。他知道,以你的性格,如果当初知道这件事,是一定不会去法国的。”

    原来,衡哥也早就知道了。

    夏初晴心里蔓延过剧烈的苦涩,比那莲子还苦。

    如此一想,她那两年,过年的时候想回家,不是机票买不到了,就是宋衡拉着她去做项目,总之,就是没有让她回国。

    不是巧合,而是刻意。

    那她爸爸从监狱里打来的那些电话,应该也是肖莫事先跟他配合好的,故意让她在国外安心的。

    他的良苦用心,她今日才知。

    可是,真相姗姗来迟。

本文网址:https://book.wenziyuan.com/book/15/15827/79140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book.wenziy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